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卢锦荣的网易空间

自然充满诱惑 旅游带来快乐

 
 
 

日志

 
 

林 中 往 事(原创)  

2008-09-14 08:28:08|  分类: 荒友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 中 往 事(原创) - 卢锦荣 - 卢锦荣的网易空间

    每个人都曾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经历,但凡是真正在北大荒这片黑土地上生活过、战斗过的人,这经历就像地下深厚的炭层一般埋藏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因为她融进了我们的汗水、热血、才华乃至青春 。离开兵团已近三十年了,每当回忆起那段无怨无悔的日子,往事便洪水般在脑海里翻滚涌腾,但最使我难忘也是最铭心刻骨的还是在林中的那段生活。

    一九七零年十二月冬至前后的一个傍晚,连部通讯员通知各排排长到连部开会。会上连长传达团部下达的一项战备任务,为了在团部与各连之间架设一条输电线路而急需抽一个排进山采伐几千米线杆材。会上各排争得面红耳赤,但最终还是让我们三排夺标。我们连地处小兴安岭北麓,位于逊克县库尔滨的黑龙江畔。自下乡到兵团快两年了,一直从事农业耕作,虽说冬闲时也曾进山打过烧柴,但真正的原始森林尚未见过。听说这次进山伐木,全排战士喜不自禁、欢呼雀跃,兴奋得连觉都睡不好。

    领到任务的第二天清早,队伍便简装出发。人员,随身行李与粮食、工具分别乘装两辆解放牌汽车,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汽车便驶离连队,驶向秋收过后已显得空荡荡的一望无垠的雪野。

    大约向南走了一个钟头,汽车来到林区检查站,检查过后就算进山了。开始路两边还只是些稀稀疏疏的小树,渐渐地树林密了,树木也开始粗大起来。再看那些冰封雪裹得山岭不知何时已充满了一种粗狂的美。我们乘坐的汽车在迂回曲折的山路上足足走了大半天才抵达一处名叫六大崮的营地。

林 中 往 事(原创) - 卢锦荣 - 卢锦荣的网易空间

    营地掩映在茂密的树林中,周围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林中挨排三间木屋,其中一间木屋的上方正飘着缕缕炊烟,那是团部先遣队的宿舍。当晚我们全排二十多人都住在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木刻楞屋子里。屋里靠墙用小杆搭成三个大铺,上面铺着些干草。数九寒天唯一取暖的设施是靠门处立着一个用汽油桶改制的炉子,炉上吊着几节灰黑的炉筒伸出屋外,三个铺成“U”型从三面围住炉子。暮色降临,一股股寒气砭人肌骨,出奇的冷,木刻楞屋可能年久失修,保温不好,逼人的寒气从缝隙里钻进来。在这样的环境下宿营,火是不能断的,好在门口巳有先遣队为我们备下的一堆松木柈子,晚间便指派两名战士值班烧火。躺下时起先大伙冲着火炉,但不久就被烧得发红的火炉烤得口干舌燥,只好颠倒过去。谁料颠倒才觉头边寒气袭人,难以入睡。不知谁起了个头将棉帽子戴在头上,大家立即效仿,别说这招还真管用,不大会儿均都进入梦乡。次日早晨大伙发觉棉帽的绒毛上挂满了白霜。

    正式开始工作是在第二天,采伐作业区是离营地六七华里的一处落叶松林。走进松林,只见阳光在挺拔伟岸的松树之间的间隙中射进,一束束光耀眼地划破了覆盖着白雪的土地,美丽得让人心醉,它不像我们在城里公园所见到树林,也不似舞台上的森林布景,而是未经过人工雕琢的大自然赐予的奇景。

林 中 往 事(原创) - 卢锦荣 - 卢锦荣的网易空间

    采伐工作开始前,由老职工在林中布置任务,两人一组,每组一把“快马子”(一种两人拽的距)、两把斧子,每天的定额需放倒三十颗树,包括打杈、抹梢,将枝杈归拢成一堆,并根据材长将树干截成六米或八米的键子。接着提了些要求,诸如伐木的茬口要低,要间伐,隔一二颗树伐去一颗,不得平推剃光头。最后做了伐木示范。少顷,大伙便发组散落,分布在松林中。

    伐木看起来容易,只要先从估计树木倒地方向的一边锯起,大约锯到一半时再在反面往上约三四公分的地方锯第二锯,当前后锯口上下重叠时,大树便向倒茬那面倒去。但当我们自己动手伐木时,不知何因还未锯到一半,就被夹在了锯缝里,无论怎么使劲锯都纹丝不动,还是老职工拿来另一把锯,从反面将树锯倒。事后老职工告诫说:“伐木首先要观察树木,根据树枝的疏密、倾斜情况再决定从哪面下锯及使锯的深浅。像我们伐的这颗树,由于长得歪,树冠压力大,下面那锯只能锯到三分之一,锯多了就会夹锯,这如同做事一样,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不能机械教条”。一番话,听得我们茅塞顿开,想不到看似简单的伐木也蕴含着哲理。接下去,我们伐的几颗树由于观察细致,果然未发现夹锯现象。

    当天傍晚,我们疲惫地回到营地,真想舒服地躺躺,当看到今夜的柈子不足,大伙便拎着工具进林。走出不到百米便发现两根松木站干(一种无枝无杈站在地上的死树),将其伐倒抬回营地再打成柈子,估计足够烧两天的。

林 中 往 事(原创) - 卢锦荣 - 卢锦荣的网易空间

 

    进林工作刚几天,就出了一次险情。那是八班一个组在锯断一颗树后,树并未倒到地上,而是倚到另一颗尚未采伐的树上,形成“挂子”,无论两人怎样撬摇均不起作用,惟有去伐那颗被倚的树,林区称为“摘挂子”。摘挂子是个危险的活,因为伐倒一棵树而相继倒下两颗树,方向不同,覆盖面大,人很难躲闪。见此情况排长连忙过来帮忙。我们的排长是个哈尔滨知青,不高的个子但很结实,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总舍不得刮掉,平时遇到紧急情况从不见他惊慌,天生具有冒险的性格。记得那年夏天,连队炊事班长因打捞水桶而坠落到离地面三十多米深的井下,就是他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双手顺着井绳滑到井底将炊事班长救上来,这次摘挂子便由他亲自操锯。随着声声锯响,我们屏住气,心好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当上锯还未锯断时,树木在斜倚那棵树的重压下发出咔咔声响,我们不禁大声喊着让排长他们躲开,但排长他们心里明白,这时躲开很容易,但会出现林区所说的“打柈子”现象,即树在没有锯透的情况下因压力将树干从中间自下而上劈断并产生反弹,易给周围的战士带来危险。在此紧急关头,只听排长喊:“不能停,快拽!”他们冒着危险奋力拽着锯,树终于被锯透,带着声响先后倒地,先伐的那棵树的一根树杈将排长刮倒在雪地上,我们急忙过去营救,不料排长却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雪连称没事。事后我们看到所幸树杈细小,加上雪厚,排长只是刮破点衣服,总算安然无恙。

    山里的冬季,太阳的行程仿佛更短,只是远远地在天际划了个弧,三点过后,林中已现暮色。为减少上下班路上的时间,我们每天只吃两餐。伙食很单调,天天是馒头加冻白菜汤,没有其他蔬菜和肉类,好在主食管够。工作一天晚餐是最热闹的大家比着吃,饭量小的能吃下四、五个三两左右的馒头,饭量大的能吃到十个以上。为改善伙食,大伙用细铁丝揻了数十个兔套到林中套野兔。野兔生活习性很有规律,外出觅食必按自己的脚印返回。因此,我们利用上下班之际,寻找野兔留下的新鲜脚印,再将套拴在旁边的小树上,抹去我们留下的痕迹。每天上班下套,下班溜套,还真让我们套住几回。记得有回收获最大,套住三只沉甸甸的大耳朵野兔,当晚经过一番收拾,足足炖了小半锅。尽管除了盐外未添任何佐料,但那顿晚餐,那种滋味,以至回城后参加那么多次价格不菲的宴席也无法与其媲美。

    进山约十天的一个傍晚,山里下了场雪,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地轻轻飘扬着,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风绞着雪,团团片片,纷纷扬扬,沉沉的夜幕下,山林失去了往日的沉寂。清晨,我们的门被大雪封住了,只得从窗户出去将雪铲尽。雪后初晴,玉树琼枝,掩映如画,远山和周围的山林又覆上一层厚厚的新雪。为了按期完成任务,抢在春节前下山,每天天刚亮就进林采伐,晚上天黑收工,一天两餐都送到林中。各组之间、各班之间都展开了竞赛,相互较劲,你超我赶,每天都出现新的采伐记录。数九隆冬,白天衣服被汗水浸渍湿透,一到晚上回营时被凛冽的寒风一吹透心的凉。如此连续突击近半个月,终于提前完成采伐任务。

    山里的生活是艰苦的,正是这艰苦的生活磨练了我们的性格,山里的生活同样又是多彩的,它充实了我们的内心世界。尽管每天超负荷的劳作,但对我们这些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来说并不算什么。记得采伐任务告捷后大家休息一天,但谁都不想猫在屋里,都想趁机到大森林转转,邻略大自然的杰作。

林 中 往 事(原创) - 卢锦荣 - 卢锦荣的网易空间

 

    走过我们采伐作业区的那片松林,又是一片更密的红松林,走进幽邃的森林,我们情不自禁地大声吆喝。吆喝声惊动了林中的松鼠,只见它几下就蹿至树梢,接着四肢张开如同飞翔般,一下就飘到另一棵树上,转眼不见了。

    穿过红松林,眼前逐渐明亮,迎面的是白桦树林,只见白桦树脱尘出俗、亭亭玉立,在微风中摇弋着它那光秃秃的树枝,树皮上的疤痕恰似一只只眼睛注视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渐往里走,树林杂了起来,只见椴树、榆树、水曲柳、黄菠萝树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树木都身姿白态的呈现在眼前。看到如此美妙的山林,当时真盼望有架照相机好将这美景拍摄下来。

    走进大森林,我们好像在读一本深奥的书籍,令人琢磨,使人获得启迪,我们深深地陶醉在这美好的大自然中。

    山上最后几天,参加装车工作。按木材的径级分为八人和六人一组。先将两根粗大的圆木搬上挂车,再固定住,作为跳板。当我们应着响彻山林的号子抬着圆木,迈着坚定的步伐踏上窄窄的跳板和车上的圆木时,心里是那样地自豪,仿佛只要心齐,大山都能搬走。以至到如今我在城里只要一听到建筑工人抬预制板的号声,我都忍不住驻足看上一会,思绪也就回到了林中……

                                            2007年10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